重機.jpg 

 

2005年開始,台灣的重型機車同好「煙斗隊」遠赴蒙古、香格里拉、北疆狂飆重機,今年7月,更是挑戰路況最差的川藏公路,除了一路上泥濘、碎石、坍崩不斷,還得面對不時襲來的高山反應和玩命摔車……

為了騎車怎能如此瘋狂?隊長Franco說:「因為泥巴就是我們車上的臘!」

 

(內文)

新台旅行社(桂冠旅遊)總經理林於楨(Franco),從20幾歲騎重機開始,歷經無牌到政府開放,結識第一批大鳥(BMW越野機車)車友後,號召組成煙斗隊,除了本身抽煙斗外,也取其台語「英俊」的涵義,50歲年紀玩起重機依然很瘋,和隊友小杜、忠哥、小高、秦哥等以騎off-road在台灣重機界出名。

 

Franco說︰在台灣騎車限制多,測速照相一大堆,中國開放重機進口後,他與隊友到對岸騎車,除了自由外,還能無法無天!2005年透過奧地利Adelwise北京分公司協助行程規劃及食宿安排,一行9人由北京出發往內蒙,騎乘大鳥縱橫27百多公里,奔馳於開闊草原間。

 

Adelwise行程通常是為老外設計的,他們攜家帶眷、一天騎200公里中規中矩,但Franco覺得這樣太過簡單,「我們通常不走公路,專挑困難度高、線上沒有的行程,路況越糟我們越愛像京北第一草原根本沒有路,我們就騎之字型上去。」內蒙安全性高,路程混合各種地形,從北京出發還能將重機飆上長城,既棒又過癮。

 

香格里拉  征服黑冰路

2006年前往香格里拉,由成都經中甸、麗江、大理……並拜訪長江第一彎、松贊林寺、虎跳峽,這是煙斗隊第一次騎上4千多公尺,住宿松贊林寺,在山下作高度適應時,民宿前有一整片的油菜花田,清麗平淡,雖然與想像中的香格里拉不太一樣,但仍是非常漂亮。

 

中甸往西藏邊界走後,就是一段恐怖的「黑冰」路黑冰是指整修公路時鋪設柏油,需加入砂石以增加摩擦力,但那條路上盡是大輪胎的卡車和軍車,車子通過後將砂石帶走,只留下柏油,在陽光照射下路面會變得很滑,每年總會摔死很多人,又是在4千多公尺的高度,相當可怕。

 

而一路通過軍區要下丹巴時,還遇上200多部軍車,當時左邊是斷崖,Franco一行人在狹小的空間中超車,還得小心閃避可能出現的豬群,因為撞到一頭豬得賠人民幣5千元,這還是當地的公定價!

 

挑戰北疆一號冰川

2008年出發往北疆,由烏魯木齊開始,走天山、五彩城,從富蘊上喀納斯湖、再到克拉瑪依,繞著準噶爾盆地走一圈,尤其去年9月出發後,前往一號冰川時下雨又下雪,整個視線盡是白茫一片。「這段路途,我們都得站著騎,因為要把重量壓在前輪上,後輪讓它滑,滑的時候加油門,經由慣性把後輪擺正,如果前輪滑掉就再見了~」Franco講得一派輕鬆,但聽到會讓你「再見」,怎能不令人膽戰心驚?

 

西藏奮戰高山症

今年進入西藏,5人裡只有秦哥沒有高山反應,抵達拉薩、飛機艙門打開的那一剎那,小高立刻中獎,不僅頭痛也開始吐,到了晚餐時刻,小杜接著吐,兩人上吐下瀉一整晚,第2天幾乎虛脫,只能到醫務室打點滴(西藏的飯店均強迫設有高原反應治療室)。沒想到這天晚上,忠哥也中標,第3天雖然勉強騎車往日喀則的札什倫布寺,但第4天上5千多公尺高山,Franco和忠哥已經頭痛欲裂,尤其在羊湖休息準備煮咖啡時,安全帽一脫,冷風吹拂下如萬箭穿過,Franco立刻戴回安全帽說:「我不幹,我要走了!」

 

眾人隨即騎車往下衝,趕路2個多小時又到醫務室報到,第5天,Franco和忠哥搭乘保母車翻越業拉山,當地空氣含量比前幾天多12%,大家才又恢復生龍活虎的模樣。不過Franco還是認為,走川藏非常值得,雖然吃、住稍差,但風景優美,路況不佳剛好符合煙斗隊騎off-road的特性,尤其西藏綜合前3次的路況,爛泥巴路、土粉路一堆,還過了67次河。

 

重機怎麼過河?我很好奇,沒想到Franco瀟灑地說:「就是直接騎過去!」通常由小杜先試騎,通過後讓大家參考路線,不是太顛簸就照著走,不行的話下個人再修正,小杜玩off-road最久,經驗老道但也摔得最兇。

 

摔車的技巧

煙斗隊既然玩很大,就沒有不摔車的道理,走內蒙時風沙大,一位車友為了閃避尖石導致輪胎爆胎,不僅石頭將鋼圈打穿,他兩腳一蹬讓車子滑行後,連鞋子都爆開,幸好老手會控制,否則一拉剎車鐵定翻車而這次西藏行每人都摔車,先是忠哥,接著Franco在沙堆中原地倒車、小高擦撞山壁、秦哥差點跌進湖裡,小杜摔的傷更是3個月後才復原。

 

但摔車也講求技巧,像秦哥在西藏過河時不慎摔車,但他知道BMW的車一定要倒左邊,因為右邊進氣,若倒右邊水會瞬間吸進汽缸裡面,那車就毀了。不過我認為,一般人摔車時應該會先考慮:到底我的命該怎麼辦?

 

中國以外的重機夢

煙斗隊將中國行PO上網後,引起許多網友羨慕與討論,以西藏為例,路線需跟台辦、軍區報備,5人同去另有5人作陪,包含騎摩托車的導遊、技師、開車師傅、當地旅行社導遊和經理,外加保母車、行李車各一台,保母車上還有一部備用摩托車,聲勢十分浩大。行程1天平均約需台幣2萬,尚不包括機票和油錢,尤其路上頻出狀況,導致詢問的人多,卻始終沒其他人敢去。

 

目前至國外跑重機,台灣人大多選擇紐西蘭或南非,紐西蘭公路多,適合攜家帶眷南非則會有一段路騎off-road,以測試車友程度至於歐洲大約一年一團,最近也流行至北海道騎車,或到巴里島騎哈雷環島,中國的路線挑戰性較高,但目前敢騎中國的,也只有煙斗隊。

 

無法出國的人,Franco也幫忙推薦了幾條台灣路線,不僅有山有水,由台北出去後10分鐘即可抵達郊區,而且還能碰到很多重機同好。

半日遊:台北平溪莫內咖啡台北

一日遊:台北北宜坪林頭城福隆—106平溪台北

二日遊:台北日月潭新中橫阿里山嘉義台北

 

而所謂的「單日鐵屁股」路線,像是環島一週、台北花蓮台北、台北日月潭台北……等,Franco就曾經跟小高利用13個半小時環島,或是早上6點多前往日月潭,0820抵達吃早餐、0920折返,回來台北剛好來得及吃午餐。

 

35天的極限重機行

 

許多人買大鳥後總是擦得啵亮,把越野車當公路車騎,但煙斗隊都趁暴雨或颱風過後,集結23天走全是泥巴的力行產業道路,連Franco自己都直呼:「台灣沒有人騎off-road,只有我們這幾個瘋子,這是玩命!」

 

至於煙斗隊未來的計劃,Franco表示,若有機會再到中國,可能會沿著314國道的平行山路走南疆;明年或許會利用1213天的時間,由安克拉治騎到最北邊的海岸;至於後年最是精彩,將由北京到羅馬/巴黎,花費35天穿越西伯利亞。

 

Franco說,這條行程路況很爛,外蒙根本沒有路!我當下回答他:「就靠你們騎出來啊~」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ztravelmagaz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