撰文、攝影/林民宜

迎著浩瀚的大西洋,回溯15~17 世紀的大航海時代,葡萄牙崛起成為海洋帝國的霸主,而首都里斯本更是歐洲西進探險的要衝,不可一世。隨著時代更迭,這樣輝煌不再,但城市深沉的靈魂仍然隱耀,並萌發出新意。漫步這城市就像淺嚐一杯美酒,讓人感到微醺自在,而你隨處都能看見海的印記,以及獨具風華的、沒落的美感。

Cover.jpg

白石黑潮海波浪

位於市中心的Rossio廣場,是許多人探索這城市的起點。大家不約而同先來此點名報到,接著再遁入四方街巷,東邊是舊城區Alfama,西面是繁華的Chiado,北上通往自由大道(Liberdade),往南擁向Tagus 河的懷抱。置身廣場,腳下是黑白相間泛起的海波浪。這是葡萄牙聞名的碎石路藝術Calcada Portuguesa」,據傳始於羅馬殖民時期,一塊一塊花崗石,以手工削磨舖砌而成重覆性花紋或幾何圖案。這片1849 年完工的碎石名為「Largo Mar」,意即寬闊海洋,也向當年開疆擴土的航海冒險家們致敬。廣場早年是里斯本的重要聚所,無論是宮廷慶典、宗教裁決和群眾起義等各種活動,都在此發生。現在,廣場老飯店、咖啡館與餐廳林立,遊客交織如梭,呈現截然不同的榮景。廣場上佩德羅四世(D. Pedro IV)雕像柱屹立不搖,而海波浪在豔陽下似幻覺般無止盡地迴向擴張,它們像是葡萄牙的紋身,紀念著海權帝國的榮耀。

Rossio-1.jpg

老闆,來杯Ginjinha

廣場北側的「A Ginjinha」是超人氣老店,店面雖小但人潮總絡繹不絕。即便再怎麼不勝酒力,還是該花一歐元喝杯shotGinjinha 是以莓果浸泡在白蘭地中發酵、呈現如紅寶石色澤的甜烈酒,滋味就好似葡萄牙人粗獷性格的勁道,濃烈但暖心。所以無論待會要去哪,先喝了再上!

Ginjinha-1.jpg

A Ginjinha 隔壁是始建於1241 年的聖多明我堂(Largo de Sao Domingos),外觀簡樸如枯木,但踏入大殿時卻美得楞眼,不是因為金碧輝煌,而是在歷經2 次大地震和火災摧殘後,內部保留頹圮殘破的牆面和結構,就像是位沒落但仍傲著風骨的侯爵,隱約可見巴洛克的浮華。這座被列為國家遺跡的羅馬天主教教堂,少了瑞氣千條,幽暗的空間讓人平靜,窗外灑落的陽光依然充滿希望。教堂內人們沉思、凝視、祈禱,而我看著前方的男子,靜默地向上天傾吐心中的話。

Sao Domingos-1.jpgSao Domingos-2.jpg

開闊視覺與心靈的河口門戶

離開Rossio 廣場後南行,午後的Augusta 大道總滿是人潮,兩側餐廳與名牌服飾店林立,步道中央綿延的餐桌椅上,美食、甜點與葡萄酒舖陳其間,時有街頭藝人錯落表演, 遊客歡樂喧囂。大道盡頭,穿過30 公尺高的凱旋門(Arco da Rua Augusta)後便是商業廣場(Praca do Comercio)。4 公頃寬的廣場由三面建築迎著寬闊似海Tagus 河口,視覺和心靈都被釋放了。

Augusta-2.jpg

很難想像,古早前這裡是海灘和停靠船隻的碼頭,16 世紀時國王曼紐一世(D.Manuel I)曾遷移皇宮至此,直到1755年,里斯本一場毀滅性的大地震將這裡夷為平地。重建後的廣場便成為葡萄牙對外的門戶,現在則是演唱會、歐洲杯足球實況轉播等大型活動的聚所。廣場中央自1775 年豎立著國王約瑟夫一世(Jose I)的騎馬雕像,而後方拱門頂端,是女神Glory 手持桂冠為Valor Genius 兩位英雄加冕,都像是在守衛著這城市一般。我登上拱門的觀景台,伴隨陣陣風聲及夕陽溫和飽滿的黃色調下,雕像和如螞蟻般移動的路人們,在偌大的灰色地面拉長了身影,呈現出如畫作般的靜謐美感。

Praca do Comercio-3.jpg

欲知更多精采內容,請看2月號No.166 az旅遊生活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ztravelmagaz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