採訪撰文/林慧瑛  圖片提供/詹偉雄


  「頂級旅館並不一定讓你覺得舒服、自在。」住過許多高極旅館和青年旅社的
詹偉雄,一開頭就這麼說。2005年,詹偉雄和太太到紐約旅行,十多天行程住
了7間精品旅館,除了「Library Hotel」外,其它都讓人覺得「不意思」。什麼叫
不意思?詹偉雄解釋,紐約像是一個講究符號、排場的地方,住在精品旅館的人,
常讓他認為在追求物質極致、極高的境界,從言語談吐到穿著,都讓人覺得不意
思,「所以我不太喜歡」,他這麼說。


偏愛小旅館  謝絕壓力

  位在紐約市立圖書館附近的Library Hotel,房間裡都放了書,但是有書不稀奇,
Library依照杜威十進位圖書分類法,每個樓層配合書號放置不同種類的書,像
是詹偉雄選住8樓,書號800代表文學,因此他的房裡都是文學書。Library的2
樓有滿滿書牆,沒有繁華盛世的壓迫感,感覺乾淨、humble,雖然房價一點都不
humble……倫敦極簡主義旅館「The Hempel」,所有線條收邊俐落,多一分都顯
累贅,對別人而言或許舒適,但對詹偉雄卻是一種精神壓力,反而喜歡的都是不
知名小旅館和B&B。

  在佛羅倫斯住過500年歷史的莊園旅館,鑄鐵的床、雪白棉布床單,推開房間
的窗就擁有一整片藍天,詹偉雄記得某年1月底拜訪時,一覺醒來整片大雪覆蓋
了佛羅倫斯城,藍天、白雪的反差令人難忘;而希臘的聖托里尼,詹偉雄就住在
港口斷崖的小旅館裡,白色石頭屋加上藍色窗戶,從港口進到旅館還得先搭騾
子,大約七百多公尺路程,一路搖來晃去,達.達.達.達的聲響至今還留在腦
海裡。

  在布拉格待過波蘭裔教授的家,入住教授兒子掛滿盾牌和甲冑的房間,藉著德
英辭典和只會德文的教授溝通;還有英國貼滿粉紅花壁紙的B&B,每間房都是
不同顏色的花,詹偉雄平時受不了這些,但住了一、兩天卻覺得高興,「老闆用
自己認為美好的事物來『款待』你,那是用心過的東西。」所以老闆拼命傳遞花
的福音,這是他款待的方式。
珍惜際遇  就算會有恐懼

  詹偉雄說:「我不喜歡公事公辦的禮貌和陌生感,看起來他對你無微不至,但
你清楚知道,你們兩個疏遠無比。」因此每次旅行的回憶,再沒有什麼比跟旅館
主人互動來得有趣,他們好客、了解旅人心境、不會讓人覺得壓迫,也曉得怎麼
去款待你。只是當我逼問這些旅館名稱,詹偉雄回答得妙:「大家要去尋訪這些
旅館也不復得了,人們應該要去發現自己住的際遇,旅行是期待有一些遭遇的,
如果期待和實際出發後的旅行一模一樣,那為何要出去?」聽來的確有道裡,雖
然詹偉雄全忘了旅館名字也是事實。

  因此,未來吸引詹偉雄到訪的旅館,也跟別人不太一樣,像是他描述的其中一
間旅館,位於美國安克拉治附近港灣,需搭水上飛機才能到達,他說:「那裡沒
有船通往安克拉治,有點與世隔絕,可以垂釣、還能在那裡伐木。」還有一間位
於非洲小島上,一共只有22個房間,每天要自己出海打魚才有飯吃。同樣的,
這兩家旅館也不知道名字,理由剛才不是說了嗎—旅行,是為了和平常未預期的
事物相遇,讓自我甦醒,就算會有恐懼,至少有著真實的存在感,如果連感受到
的快樂都是人工的,那麼照詹偉雄的說法,這跟三聚氫氨沒差多少。

  你期待什麼樣的旅行呢?採訪那天詹偉雄這麼問,他清楚明白自己想要的,那
你呢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ztravelmagaz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